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反邪教


多才多艺的女大学生被骗入邪

[ 来源: | 作者:祝秀琴 | 发布时间:2023-02-08 | 浏览:1549次 ]

阿紫是一名外表靓丽、多才多艺的女孩,擅长弹古筝,拥有10级证书,大学时参加省级比赛,拿过金、银奖牌;拥有语言天赋,会粤语、潮汕话、英语、葡萄牙语等多种语言;大学选修色彩搭配,学过水彩画,接触过水溶铅。阿紫还对计算机非常感兴趣,大学时负责学院报刊的排版美工制作、印刷,2015年参加工作后给单位制作过展报,管理过微信公众平台、网站网页,之后更是为了提高自己的电脑技术申请了去新西兰留学。就是这样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大学生,因为误入了邪教,前途尽毁……

为了不让母亲难过,孝顺的阿紫成为了一名“全能神”信徒

广东省珠海市的女孩阿紫,1992年出生,今年30岁。在阿紫小的时候,小家温馨幸福,妈妈很疼爱阿紫。可是,13岁时阿紫就发现父母开始经常吵架,偶尔还有不认识的阿姨来家里找父亲。不多久父母离异,阿紫选择了跟随母亲生活。

自那时候起,母亲就把生活的希望寄托给了“全能神”,经常外出聚会、“尽本分”,有时候几天都不着家。聪明乖巧的阿紫小小年纪就习惯一个人在家的日子,自己洗衣、做饭、自己去学校。但毕竟是个女孩子,每逢遇到雷雨天气,一道道闪电划过天空,夹杂着震耳的惊雷,阿紫还是吓得裹紧棉被,蜷着身子缩在床角,心里不断给自己打气,期待震耳的雷声早点过去。这些生活经历造就了阿紫特别胆小的个性,也缺少了未来直面困难的勇气。

母亲一直给阿紫灌输一些“全能神”的歪理邪说,特别是2012年左右,母亲神秘地对阿紫说:“世界末日就要来了,只有相信‘全能神’,在世界末日来的时候才能得福、蒙拯救。”阿紫虽然害怕,但是聪明好学的她明白要“相信科学”的道理,便以自己读书任务重为由,婉拒了母亲,可是心中仍然有些惴惴不安,直到平稳度过了2012年的12月21日,阿紫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为了女儿也能“得福、蒙拯救”,母亲开始不断地给阿紫“传福音”。2016年3月,为了不让母亲难过,孝顺的阿紫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就在母亲不厌其烦的劝说下最终还是成为了一名“全能神”信徒。

图片来自网络

以恐吓、胁迫等手段,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让阿紫辞去了喜爱的职业为自己卖命

阿紫在大学学的是教育专业,参加工作的第一份职业是特殊教育的老师,训练特殊儿童使他们达到康复融入社会。阿紫天性善良,看到那些特殊儿童(有残疾的儿童)在她的精心呵护、教育下,从被照顾的弱势群体逐渐成长,直到能够独立完成指定的任务,感到莫大的成就感。看着他们可以走出校门自食其力,不再成为家庭、社会的拖累,能在社会上实现自我价值,阿紫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。可是每当阿紫把自己的努力与母亲分享时,母亲总是若有所思、欲言又止地看着阿紫。

终于有一天,母亲把“全能神”的书放在阿紫的手中,书中写道:“有残疾的人都是被鬼附、被邪灵附的人”“邪灵选择的人都是那些诡诈的、自私卑鄙的、不喜爱真理的、没有良心理智的人……”阿紫傻傻地看着书,头脑一片空白:“那些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可爱的孩子,怎么可能是被邪灵、鬼附的人呢?”

即使分外不舍,当月,阿紫还是辞去了自己喜爱的工作,离开了她工作两年多的岗位和她喜爱的孩子们。

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逼迫阿紫“发毒誓”,从而进一步达到精神控制的邪恶目的

辞去了自己喜爱的工作,阿紫在母亲的安排下来到教会“尽本分”、预备“善行”。母亲告诉阿紫,这是在追求“有意义的人生”,并且逼迫阿紫写下“起誓保证书”:“我愿意向神起誓:全能神!我保证积极配合神给予自己的负担与托付,忠心为神花费……如果做不到,愿神刑罚我、咒诅我!”

2017年3月开始,阿紫就开始为教会“尽本分”,负责培训教会人员学音乐,为歌词谱曲,教组织里的人唱那些“全能神”里的歌曲,通过歌曲美化邪教组织,替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作宣传。开始阿紫并不想做这些,但是看到母亲伤心的表情和埋怨自己的眼神,阿紫又心软了。由于阿紫的电脑技术突出,又被邪教组织安排做教会网络组负责人,再后来做小区网络组负责人,专门负责“全能神”教会人员的上网,收发境外组织邮件,传达境外组织的指令,从事非法活动。从此,阿紫一步步堕入了邪教的万丈深渊……

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鼓动信徒不要婚嫁生子,阿紫忍痛离开相恋的男友

大学期间,阿紫靓丽的外表、出色的才艺引来学校很多男孩的追求。他跟她是大学同届不同系的同学,那年她22岁念大二,阿紫和他在学校饭堂排队打饭,他穿着蓝色衬衫和牛仔裤,恰巧排在她后面,更恰巧的是她也穿着蓝色衬衫和牛仔裤。由于人多拥挤,她后退的时候不小心踩了他的脚,她急忙回过头来笑着向他道歉。乌黑的长发、大大的眼睛,还有笑起来那两个可爱的小酒窝……从那天起他就相信阿紫是上天给他的缘分,他对她一见钟情。

阿紫和他大学毕业了,相继参加了工作,阿紫没敢把自己参加“全能神”的情况告诉他。好景不长,他们的恋爱关系很快被母亲知道,母亲找来了几个“姊妹”修理、对付阿紫,拿出“全能神”教义里的话:“有的人二十来岁,着急找对象,急不可待,看见一个就找了,找完两人一过上日子以为这回甜蜜生活开始了,其实是苦难开头了!丈夫是魔鬼,没过几天开始又打又骂,苦海无边哪!……女人怀孕、奶孩子它本身没祸,但是你赶上的时候不对,这个时候正是神作工关键的时刻,你一怀孕、奶孩子怎么经历神作工啊?这几年最好的光阴被你断送了,就是把蒙拯救这个机会给断送了。”虽然有诸多的不舍,但“神”的话阿紫不敢不听,无奈之下,忍痛和他提出分手,他悲痛欲绝,冒雨赶来找阿紫,却被母亲无情地拦在了门外……

那次之后,阿紫再也没有恋爱过,如今30岁了,也没有要成家的打算。

不信“全能神”的父亲被阿紫看成是“魔鬼”

奶奶与父亲一起居住,父亲身体不好,有一次阿紫去探望他们,奶奶看到久未谋面的孙女,开心地忙这忙那,搞卫生、煮饭,阿紫尴尬地站在一边帮不上忙。这时恰好父亲进门撞见,就责怪阿紫:“奶奶这么大的岁数了,还要搞卫生、煮饭给你吃,你是大小姐吗?不像话!”阿紫刚想争辩,转而一想:“全能神”教义里说:“不信的人不管他是你的爹娘,还是你的妻子(丈夫)或者儿女,只要不信神便是魔鬼……对于恶人、不信派,包括家里的亲人以及一切神要毁灭的对象,我们都要划清界限……”

阿紫一直与母亲一起生活,与父亲的感情比较淡泊,心想:“既然这么冤枉我,那以后就和这些‘魔鬼’划清界限,不再和他们来往就是了!”自此,阿紫真的没有再回家探望过奶奶和父亲。

2021年11月,父亲心脏病突发,医生说要做心脏支架,在进手术室之前父亲打电话给阿紫,想见女儿一面。当时阿紫正接受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的安排,外出培训教会人员电脑的任务。在父亲与邪教组织之间,阿紫内心纠结很久,想起自己在邪教组织里发的毒誓,要“积极配合神给予自己的负担与托付,忠心为神花费”,否则就会受到“神”的“咒诅”,吓得赶紧推托自己工作忙,走不开,狠心地拒绝了父亲!

醒悟后的阿紫表示也要做反邪教志愿者,为彻底瓦解“全能神”邪教组织出一份力

幸运的是在反邪教志愿者的帮助下,阿紫终于醒悟,泪流满面地说:“这段时间我的眼泪都哭干了,我真是后悔加入了‘全能神’邪教组织!若不是反邪教志愿者的教育,我仍是被‘全能神’邪教组织利用的对象,继续危害社会!我真实地认识到邪教的危害,将我从那一层层枷锁中解救出来,回归到正常美好的社会生活,体尝人与人之间正常相处的温馨和睦。明白了要珍惜眼前的分分秒秒,珍惜眼前所相遇的人和事,以积极乐观的心态重新启航我的人生之路,坚决抵制一切反党反政府、危害社会的邪教组织!今后,我也要加入反邪教志愿者的行列,为帮助其他人脱离‘全能神’邪教组织出一份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