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 >> 反邪教


修炼?骗钱敛财的工具——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25年特稿之二

[ 来源: | 作者:祝秀琴 | 发布时间:2024-04-17 | 浏览:753次 ]

美国邪教组织“科学教派”头目罗恩·哈伯德在建立其组织之前,曾多次对妻子萨拉·诺思拉普说:“挣大钱的唯一方法是创立一个宗教。”或许“法轮功”头目李洪志没有听过这句话,但他却用自己的所作所为真切地“实践”了这句话。

▲“科学教派”头目罗恩·哈伯德(左)“法轮功”头目李洪志(右)

“弟子”苦修炼,“师父”真有钱

李洪志在编造和传播“法轮功”的过程中,标榜自己是超凡脱俗的“宇宙主佛”,向弟子宣称“修大法就必须放下为钱为物之心”(摘自《出家弟子的原则》)。那些在气功热中投身于“法轮功”门下的“大法弟子”们,许多是下岗职工、离退休人员、体弱多病者,原本是希望通过练功健体强身,还能节省些医药费,可能都没想到伴随着他们虔诚痴迷的日日夜夜、苦苦修炼,师父李洪志从一文不名变成了家财万贯。

1992年“出山”前的李洪志确实没啥钱,曾因手头拮据而伙同其大妹李君的丈夫刘佳奎(后离婚)一同倒卖过自行车来谋利。可多年后,却已是货真价实的亿万富翁:

1994年8月,李洪志就在吉林省长春市朝阳区开运小区5号楼购买住宅一幢,此住宅属5、6层越层式,楼下为餐厅、厨房、洗手间和客厅,楼上为两个大卧室和办公室,面积145平方米,装璜考究,家电齐全,并拥有一间车库,房产价值31.1万元。

▲开运小区5号楼房屋内景

▲《私有房屋所有权证》产权人姓名:李洪志

1997年6月,李洪志又以其母亲名义购入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路18号院(东旭花园)1138号别墅楼,单门独院,装修奢华,建筑面积220平方米,楼前花园面积240平方米。当时的房产价格为40万元,“全款一次付清”。

▲北京市朝阳区双桥东路18号院1138号别墅楼外景

▲《购房合同》乙方代表:芦淑珍(李洪志母亲)

并在合同中明确注明“全款一次付清”

此外,李洪志还在长春市绿园区静安街12号、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、北京市崇文区(现东城区)法华寺小区16号楼拥有多处房产,并至少拥有宝马、捷达、桑塔纳三辆轿车。

▲李洪志在北京市崇文区法华寺小区16号的住处

▲李洪志母亲芦淑珍名下长春市解放大路103号住房

据调查,从1995年起,李洪志开始将自己的非法所得秘密转移境外,仅1996年由纪烈武、姚洁两人(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骨干)经手就向海外银行李洪志账户转移钱款达660余万元。

▲李洪志在北京时购买的汽车、房子、高档消费品

2017年据网上爆料,李洪志在网上挂价239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1600余万元)抛售其在美国新泽西州的一处豪宅。该房产位于新泽西州博根县伍德克利夫湖镇亨特路9号,面积为676平方米,有7个卧室9个卫生间,酒窖、桑拿房、健身房等一应俱全。

▲李洪志所售豪宅外景

▲李洪志所售豪宅内部装饰

据不完全统计,仅已发现的李洪志家族名下在美房产就多达11处,其中,纽约、新泽西区域房产8处,芝加哥区域房产3处。

▲李洪志家族在美11处房产分布情况

▲李洪志女儿在纽约市皇后区法拉盛59大道别墅

潜逃之后,李洪志精心打造其在美国的总部“龙泉寺”(全称:龙泉寺佛学公司)。据美国纽约州奥兰治县政府官网资料显示,“法轮功”总部“龙泉寺”共有8处15块地产,总面积721.98英亩,据美国地产估值网站信息,“龙泉寺”地产总估值达2048万美元。

龙泉寺地产一览表

*此价格为地产买入当年地皮估价,不含之后建设、材料等费用。

靠着弟子们苦苦修炼不见天日,李洪志真正过上了“神仙”般的“圆满”生活。

“主佛”是假,骗子是真

李洪志在悉尼接受采访时曾说:“无条件地帮助人解除疾病,不收任何金钱与物质报酬”(摘自1999年6月2日李洪志《我的一点感想》),但事实如何呢?

▲“法轮功”网站2000年6月15日文章截图

李洪志在早期把自己包装成“神医”,称自己来自另度空间,号称“练功就能治病,修炼不许吃药”。“法轮功”旗下媒体也曾编发文章记录“师父”早年发功治病“神迹”,如“师父一挥手,晚期肺癌患者痊愈”“大连发功让远在法国的植物人下床走路”等等。在谎言的欺骗下,不少患病的学员放弃正规治疗,找李洪志看病。

▲李洪志早期给人现场“发功”治病

而据其早期合作者赵杰民、刘凤才揭露,李洪志在家里设放“功德箱”,上写“凭心”两字,凡到他家求他看病的,都必须往“功德箱”里捐钱,每次少则十元,多则百元以上,捐少了,李洪志会当面说他小气。一位老大娘拿出5元钱求李洪志看病,李洪志不屑一顾地说:“5元钱还想看病?”

▲李洪志现场“发功”治病,当场收钱验钞核数

1992年5月13日李洪志“出山”,在长春市第五中学的阶梯教室举办了首期“法轮功”培训班,参加学员180人,共敛财5400元。尝到甜头的李洪志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从1992年5月到1994年年底,李洪志在全国各地开办“法轮功”培训班56期,累计收取人民币284万元以上。

▲培训班上李洪志现场演示功法动作及《学员证》

相较于去一场场“授课”,印书、出版音像制品则是更快的挣钱手段。1993年4月,李洪志杜撰的《中国法轮功》及修订本出版,定价6.6元至8元,印刷11万册。1994年12月李洪志杜撰的《转法轮》出版,定价12元,印刷70余万册。李洪志要求所有“弟子”都要通读甚至背诵《转法轮》,把它说成是“上天的梯子”。于是,一本充斥着歪理邪说的书成了弟子们眼里的抢手货。一本定价12元的《转法轮》,经李洪志签名就卖到100元。

▲《转法轮》封面

1992年起,李洪志开始出版教功录像带、录音带、光盘等。1994年,李洪志到济南讲法,物色上了山东青年科技文化服务中心经理许金良。当年6月,许金良开始制作“法轮功”类音像制品,据查证,总计制作430万盘。从许金良的账目上可以清楚地看到,仅从1998年8月到1999年7月,许金良为李洪志提取的所谓“版权使用费”就达186万元,还向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赞助120万元和一部价值20万元的桑塔纳轿车。

1996年7月,国家新闻出版署明令禁止出版“法轮功”书籍,文化部明令禁止出版发行“法轮功”音像制品,但李洪志依然授权武汉深深集团董事长王汉生和“法轮功”武汉总站站长徐祥兰(王汉生、徐祥兰为夫妻关系)非法出版有关“法轮功”的书籍和音像资料,得款9000余万元。《转法轮》香港版(港币70元)、英文版、袖珍版、精装版(40元)等版本也陆续出版。

▲徐祥兰、王汉生印制的“法轮功”书籍及录像带

▲“法轮功”非法书籍及音像制品

李洪志靠出版销售“法轮功”书籍音像制品获得巨额收入,可他并不满足于此,不断挖空心思敛财。

上面这张李洪志拼接的自己在莲花上打坐的照片,是普通的5寸照片,当时这样的照片零售给学员每张是10元钱,背面盖上李洪志的印章后是每张15元,而当时冲洗一张照片价钱仅需2至3角。

李洪志要求“弟子”们在练功场所、家里全部挂上画像,练功时必须着练功服,外出时要带护身符,当时一身练功服就要30多元一套,练功垫10元一个,此外还制作、出售“法轮功”徽章、横幅、条幅等。这些收入均由各地辅导站悄悄打入李洪志在北京的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账户,实际是李洪志个人账户之中。

▲制作、出售的“法轮功”练功服、练功垫、横幅、条幅等

▲北京“法轮功”组织制售“法轮功”物品的统计表

▲湖北“法轮功”组织制售“法轮功”物品的统计表

畏罪潜逃海外,大发不义之财

潜逃美国的李洪志,敛财手段更加明目张胆、不择手段,兹列举如下:

——继续从信徒身上榨钱。

李洪志在美国、加拿大等地开设了“天梯书店”,并将“法轮功”书籍、光盘、练功用品挂到网站上叫卖,价格高得离谱。滑稽的是,为了继续从信徒身上敛财,“法轮功”组织甚至开发设计出专门的“经文”收听设备“经文收音机”。

▲“经文收音机”售价高达台币3600元(折合人民币900元)

——打造末日舞蹈“神韵演出”敛财。

李洪志打造了号称弘扬传统文化,实际上是败坏糟蹋传统中华文化、宣传传播邪教的“神韵演出”,流窜世界各地表演敛财。国际著名宗教学家、新兴宗教运动及邪教问题研究权威学者詹姆斯·R·路易斯在长篇调研报告《末日舞蹈:追寻神韵修正末世论背后的金钱轨迹》中透露,2018年美国税务申报表显示,“神韵”当年在美国节目收入为3745.8382万美元,资产达到12198.3477万美元。截至2018年底,亚特兰大“法轮大法协会”收到207.7507万美元,圣地亚哥“法轮大法协会”收到125.3573万美元。2018年,“神韵”仅在美国就有上千万美元的广告预算。

▲“神韵艺术团”2011年5月向美国国家税务局(IRS)提交的

年审报告显示,其财务总监为李洪志的妻子李瑞(Rui Lee)

▲在美华人抗议抵制“神韵演出”

据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网站公布新冠疫情期间“关闭场馆运营商救济金”申领名单,截至2022年7月5日,23个替“神韵演出”敛取钱财的美国“法轮功”外围组织,共计套现美国政府新冠疫情救济金高达近460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3.12亿元),超过法定限额近3600万美元。

——利用邪教媒体吸纳捐款大做广告。

2021年1月12日,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,通过散布支持特朗普的阴谋论,“法轮功”邪教媒体《大纪元时报》聚敛了大量金钱。美国全国广播新闻网(Nbcnews.com)2023年10月14日发表调查记者布兰迪·扎德罗兹尼(Brandy Zadrozny)的深度分析性文章,曝光《大纪元时报》2020年和2021年的捐款和赠款收入为840万美元(约合人民币6100万元),捐赠资金部分来自保守党捐赠人和基金会。

▲《大纪元时报》的广告专栏

即使在特朗普下台之后,依然通过炒作这类阴谋论赚得盆满钵满,“大纪元媒体集团”年收入从2016年的390万美元激升至2019年的1550万美元。据美国新闻网站AXIOS报道及美国国税局调查显示,“法轮功”旗下另一邪教媒体“新唐人电视台”2017年收入为1800万美元。

为了全权掌控网络平台敛财,李洪志推出“干净世界”网站及移动客户端,强制规定“弟子”集中推广,并定期分享“干净世界”中的内容给亲友,顺便插入广告,兜售“法轮功”书籍音像制品来骗钱敛财,以此确保这些收益最终都能够全部进入李洪志的腰包。

——美西方反华势力资金支持。

据前述詹姆斯·R·路易斯研究发现,2000年,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(NED)的执行创始人之一、自由之家(Freedom House,由美国国会资助的另一个非政府组织)董事会副主席马克·帕尔默(Mark Palmer)成立了一个新的政府支持的非政府组织——“法轮功之友”(FoFG)。通过“法轮功之友”的年度退税档案发现,“法轮功之友”给“法轮功”旗下媒体和公关活动捐助了大量资金。

无独有偶,一名笔名为鲍比·弗莱彻(Bobby Fletcher)的美籍亚裔社会活动家也曾撰文指出,通过分析美国著名的“指南星”(Guide Star)网站上所公布的“法轮功”组织的报税单,发现2001至2005年,超过600万美元的赞助金通过一个名为“法轮功之友”的组织流向“法轮功”。

而持续向“法轮功”组织提供资金支持的外国机构和组织还有很多。

2001年香港《镜报》报道,美国国际开发署拨出2000万美元给“非传统宗教”(即“法轮功”)作为经费。2015年3月1日,美国互联网新闻媒体评论网《每日潘多网》(PanDo Daily)发表了调查记者亚夏·列文(Yasha Levine)近万字的长篇报道《幽灵赞助下的互联网隐私:美国广播理事会简史》,文中指出,至2012年,美国广播理事会向“法轮功”成员经营的技术机构持续提供资助每年达150万美元。

2020年10月1日,澳大利亚“透明新闻网”(Openthenews.com)登载专栏作家麦迪逊·布朗(Maddison Brown)文章指出,“法轮功”旗下“解码中国”(“法轮功”外围组织)通过澳洲反华智库组织“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”获得美国国务院扶持资金。

▲澳大利亚“透明新闻网”报道页面截图

——冒用宗教名义大逃税。

早期李洪志无论办班、出书,就从未交过一分钱的税。窜逃海外后,也仍然不忘钻制度空子逃税敛财。他利用美西方国家法律中有关“宗教组织”与“教会”享有税务免除待遇等规定,指使“法轮功”组织及其分支机构纷纷以“教会”的名义登记注册,其聚敛、捐赠和接受资助的钱款大部分被输送到李洪志手中。

根据美国非营利组织收入申报网公布的2017年“免税组织收入申报表”显示,“神韵艺术团”所获“捐款和赠款”接近900万美元。2021年,《大纪元时报》收到了美国全国基督慈善基金会(National Christian Charitable Foundation)一笔55750美元(约合人民币40万元)的捐赠和捐赠信托(Donors Trust)一笔31000美元(约合人民币22万元)的捐赠。

——剥削“弟子”劳动。

“法轮功”原骨干“弟子”本·赫尔利(Ben Hurley),曾是《大纪元时报》澳洲英文版创始人之一,退出“法轮功”组织后,移居中国台北。

本·赫尔利

本·赫尔利曾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长文《我和李洪志:作为十多年的虔诚弟子,我为什么脱离“法轮功”》,真实描述了国外“法轮功”“弟子”是如何完成“神韵”推票任务的。文中写到:“据一些‘神韵演出’门票销售小组的成员们讲,他们未经允许便潜入他人办公大楼,无视保安的驱赶,逐楼层、逐工位地发放‘神韵’传单,强行推票。”

▲境外“法轮功”人员四处推销“神韵演出”门票

在修建“龙泉寺”过程中为节约成本,“法轮功”组织还把普通“弟子”作为免费劳动力来压榨使用,美其名曰“义工”。这些“法轮义工”不仅没有报酬,甚至连最基本的人身保障都没有。2008年5月3日,据美国职业安全与卫生署(Occupational Safety and Health Administration)网站报道,时年54岁的柳济南,在做建筑工作时从16英尺的地方掉下来摔死,警方说柳摔下时正在试图拿一片胶合板。

▲北美“法轮功”骨干柳济南

江庆贵,中国台湾嘉义人,2006年赴美国“法轮功”总部“龙泉寺”基地做义工,负责驾驶挖土车。2009年6月,江庆贵背部生疮,但“法轮功”不让他“下山”看病吃药。7月,江病情加重,卧床不起。在义工们不断要求下,“法轮功”组织被迫送江返台,因病情恶化,江庆贵病死在路上。面对这一局面,李洪志却称:“这不是他(江庆贵)身体的问题,而是外来魔的入侵,是修炼不精进所致。”

据知情人士透露,“龙泉寺”工地工伤与死人的事件还发生过多起,但都被“法轮功”组织隐瞒了。

▲“龙泉寺佛学公司”,图源: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(CBS)

李洪志曾说:“修炼人一碰钱就复杂了,名利是人最大的修炼障碍”(摘自《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》),还曾质问弟子“对于物质利益,对钱追求的心那么强是修炼吗”(摘自《纽约法会讲法》)。而对于自己,李洪志则说道,“我传你们的法中可没有说当师父的必须与修炼人同样苦修啊”(摘自《美国西部国际法会讲法》)。听听,多么心安理得,一副何等嘴脸!

李洪志从一文不名到亿万富翁,背后是“大法弟子”们的汗水、血泪和生命,还有反华势力的输血打气鼓劲。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成就了李洪志的敛财帝国,见证了李洪志对金钱的疯狂攫取。所谓通过修炼达成“圆满”只是李洪志给“大法弟子”编造的一场幻梦,鼓动信徒诚心修炼实则骗钱敛财,才是李洪志最真实的目的。